首页 »

【读书】精神出轨

2019/9/11 18:15:06

【读书】精神出轨

 

纸是包不住火的。蒋家周边的邻居们很快得知了蒋老伯去世的真相,都不再参与蒋家的闹访,马上使蒋家兄妹在这个区域陷入孤立的境地。正当他们内心矛盾、徘徊犹豫、难以下台时,王根生又来到蒋家,他用自己几次动迁的切身感受,给蒋家兄妹反复讲述政府实施动迁的原则,劝说他们除了争取得到合法合理的最大利益外,应放弃无理的诉求,停止闹访的行为。他还一次次开着出租车免费载着蒋家兄妹去联系办理蒋老伯的丧事和其他家庭事务的处理。街道办事处和居委会的干部也三番五次地上门,向五兄妹分别做劝导工作,分析利弊得失,协调兄妹间的利益冲突。特别是应老蒋的请求,街道办事处同意将其已失业多年的小儿子录用为城管队员,张沪生受雷声委托,还参加了蒋老伯的追悼会。这一系列的工作所显示出政府的真诚终于打动了老蒋的心,使他回心转意,带着弟妹们开始与动迁公司工作人员坐在一起,心平气和地商谈动迁事宜。半个月之后,蒋家兄妹和动迁公司终于签订了动迁协议。这件闹访事件就此得到了平息。

 

点上的突破很快推动了面上的工作,108号地块的动迁终于进入了高潮。

 

前一段时间,董雅娟因为收到一张雷声与肖丽娜接吻的照片,和雷声发生了一场激烈的争吵。一气之下,董雅娟不再跟雷声说话,也不再照顾雷声的生活。于是,雷声只得天天在食堂吃饭,还要自己洗衣服。雷声本来就不善于料理家务,这么一来,他有序的生活节奏被打乱了,总是手忙脚乱、顾此失彼。雷声几次想和董雅娟好好长谈一次,澄清一些误会,但繁忙的工作使他抽不出更多的时间,而且也觉得没找到合适的机会,于是拖了一天又一天。

 

一个多月过去了,董雅娟慢慢冷静了下来,心里也很矛盾。她之所以与雷声争吵,是源于对雷声的爱。她对雷声的爱是很深的,而且认为这种爱,只能由自己一个人独享,绝不允许雷声与别的女性有过密的交往。现在眼看着自己最爱的人这么一团糟地将就着过日子,有时早上空着肚子就赶去上班,有时醒得迟一点,连胡子都来不及刮就离开了家。看上去,人也消瘦了一些。董雅娟心里自然不好受,她几次想结束这种状态,缓和一下关系,但又不愿自己主动让步,希望雷声像以往发生口角时一样,先向她赔礼道歉。

 

董雅娟收到照片的同时,省纪委和市纪委也收到了同样的照片,他们十分慎重地处理了这件事。通过专业部门对照片进行了鉴定,最终发现这是一张用技术手段合成的假照片,从而证实是有人在背后做手脚。省纪委一位副书记专门把雷声请到办公室,向他澄清了这件事,让雷声心里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他十分感谢组织对他的负责和关心。雷声本来还想请纪委出面,把这一结论告诉董雅娟,以便平息家庭的风波。但碍于尽量少麻烦组织的心理,没有开这个口。当然,纪委还在进一步追查照片的来源,只是一时尚无结果。

 

林达听说了雷声和董雅娟闹别扭的事,也知道了省纪委对照片的鉴定结论,就决定自己出面做做双方的工作。他抽出晚饭后的时间,把雷声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雷声一如既往,不用旁人引领,就直接走进了林达的里间办公室。林达正在接一个电话,见雷声进屋,就用手指指沙发,示意雷声坐下,只听到他对电话那头说:

 

“小平,你们的事,你们自己决定,我这个当长辈的不便干涉。不过,我是看着她长大的,觉得她从小就是个不错的女孩子。好了,我要与小雷谈话,等会儿再给你打电话。”

 

听到这个称呼,雷声明白林达是在和安平通电话。

 

雷声刚一坐下,林达就用关切的口吻问道:

 

“怎么啦?小雷,听说最近你和董雅娟闹别扭,还听说是为了肖丽娜,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雷声马上想到,一定是董雅娟向他父母告状后,又对林书记说了什么。当然,他知道董雅娟是个要面子的人,估计除了这两处最亲近的人之外,她是不会随意再和其他人说什么的。既然林达问起,雷声便一五一十地把和肖丽娜交往的情况向老领导如实作了报告:

 

“林书记,您是知道的,我和丽娜从小是邻居和同学,我对她的印象一直很好。分别了那么多年,现在总算接上了头,我们都很高兴,而且现在工作上又有联系,我觉得她特别能理解我,有时碰到烦恼的事,跟她说说心里就觉得舒坦了不少。说心里话,我是很想和她交流的,如果有一段时间没见面,还真有些想她。”

 

在林达面前,雷声谈自己的想法从来都是毫无保留的。说到这里,雷声有些不好意思地朝林达瞥了一眼,接着说:

 

“林书记,我们俩就这些事,说到底,至多算是精神有些出轨吧!可雅娟把事情想得过于复杂了,就是不依不饶的,非要我承认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我怎么会做太出格的事呢?”

 

凭着长期的工作经验和对雷声几十年的了解,林达相信雷声说的是真话,无需像对有些干部那样对他进行严肃的告诫,但是劝导雷声设法改善家庭关系还是必要的。于是林达对雷声说道:

 

 “人的感情是微妙的,你和丽娜有思想共鸣,这是很正常的,找她倾诉心头的苦恼,也完全可以理解,不管什么人,都有宣泄自己情绪的方式。……我不怀疑你生活作风会有什么问题,但你和丽娜交往过于密切,这个事实是存在的,你与雅娟这么僵下去也不是个事。……男子汉要大度一些,回去向雅娟说几句软话,认个错,今后更加注意就是了。这样吧,我再给雅娟打个电话劝劝她。”

 

“我回去就找雅娟谈一谈,表示歉意。林书记,其实我已经知道自己这么做确实不太妥当,也开始注意起来了,这么多天,我一次也没跟丽娜见过面。当然,今后我会更加注意的。”雷声向林达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看到雷声一个劲地表态,林达便又换了个话题。

 

“小雷,你知道安平要和丽娜谈对象这件事吗?”看到雷声一脸惊讶,林达便从头说了开来:

 

“安平自打他爱人去世后,独自一个人带个孩子,生活也够艰辛的,加上从小在我们身边长大,老安一切都给他安排好了,生活自理能力很差。……我和老安都劝他,遇到合适的对象,就再组织个家庭,有热心人给他介绍过几个女同志,他都不满意。后来才知道,原来他相中了丽娜,听说还接触了几次,但他不好意思点明,就让我和老安去探探丽娜的心思,做做促进的工作,我总觉得自己这个身份出面不太合适。……小雷,你和安平、和丽娜都熟悉,有机会倒不妨帮我从侧面听听丽娜的想法?”

 

林达这番话,使雷声马上联想到刚进办公室时,听到林达与安平正在通电话,现在看来多半是在谈这件事。此刻,雷声心里真是说不清什么滋味,一方面他觉得安平与肖丽娜倒是很般配的一对,另一方面,想象着他俩真的走到一起,他又觉得自己内心深处生出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失落感。雷声这才意识到,林达指派他去打听肖丽娜的想法,这么做其实并不完全是为了安平,也是为了让雷声把这段“精神出轨”亲自彻底地了断掉。林达真不愧是老同志,做思想工作确实有一套。雷声讪讪地应答:

 

“好的,林书记,我找个机会打听一下,有消息就告诉您。”

 

雷声站起身准备告辞,林达又补了一句:

 

“小雷,我会告诉雅娟,安平正在和丽娜谈对象,雷声怎么会充当‘第三者’呢?”

 

林达这一句充满幽默的话,把雷声说得笑出声来。雷声突然想起小时候,邻居把他和肖丽娜戏称为“一对”,把安平称为“第三者”,没想到如今,自己却似乎不知不觉中当上“第三者”了。一时间,百感交集,他觉得自己笑得很苦涩,却也开始有几分释然。

 

突然间,雷声发现林达的脸色有些变了,只见他皱了皱眉头,干咳了两声,好象还有话要说,便忙问:

 

“林书记,还有什么事吗?”

 

“小雷啊,说出来也不怕你笑话。按理说,安平年龄跟你差不多,可就是不如你懂事,总让我操心,……最近,他跟我提出要一套房子,说一旦与肖丽娜结婚,总不能跟我这个老头子挤在一起。小雷,你说,我怎么能再开口向组织伸手呢。因为我没答应他,他心里不高兴,这些日子,有些跟我闹别扭呢。”

 

雷声一听,才知道原来林达也有自己的烦恼,他不禁暗暗好笑:真是“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呀。雷声顺口对林达说:

 

“林书记,我要是见了安平,也劝导劝导他,我想,他会理解您的,再说,肖丽娜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不会提出无理要求的。”

 

董雅娟怎么也没想到林达书记会亲自给自己打电话劝说,又得知了照片是技术合成的消息,再加上雷声的当面道歉,贤惠而宽容的她立刻消除了火气。雷声终于恢复了平静的家庭生活。只是此后,董雅娟多了一个同雷声开玩笑的话题,戏称雷声为安平和肖丽娜的“第三者”。

 

然而,雷声对安平的劝说却未能奏效。那次,雷声与安平碰见讲到房子时,没等雷声把话讲完,安平就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

 

“雷市长,您工作这么繁忙,就不用再为我的小事操心了吧。现在省委班子里,就老爷子一名可以离休的干部,申请一套住房,别人也不好攀比,组织上照顾一下也是理所当然的,可他就是不肯开口,只顾及自己的名声,而不愿为我们小辈着想,何况我又不是他的亲生儿子!”

 

看来,安平火气还挺盛,雷声也就不便再说下去了。

 

未完待续……

 

(注:《雷鸣时分》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本栏目版权归上海观察所有。不得复制、转载。栏目编辑:许莺 编辑邮箱 shguancha@sina.com)